聲音

首頁--聲音--金元浦:文化大交流的時代,是對話交談的時代


金元浦:文化大交流的時代,是對話交談的時代
來源:文促會 時間:2012-02-21

 

在《聯結地球的文化力——高占祥與池田大作對話錄》新書發布會上的發言

在中日邦交40周年之際,在龍年春節即將到來之際,我們在這里拜讀了高占祥先生和池田大作先生的對話,叫《聯結地球的文化力》,我們深深的為之震撼,內心充滿了一種感動。兩位文化巨子登臨世紀高端,縱論天下文化,思想敏銳、境界深邃,文化視野寬闊,文思泉涌,全書既有理論的高度,又有生命的質感,讀來令人不忍放手。

首先我們感到高占祥同志提出的文化力是軟實力核心這個理念,他提出與軍事力、經濟力相比,文化力常常被看低,這么多年來,文化搭臺、經濟唱戲的現實,確實印證了這一判斷。我們看到,池田大作先生非常贊同高先生提出的這樣一個觀點,他說針對人類現代文明的失衡,我們要敲響警鐘,我們要構筑人類社會財富技術的物質性與道德信仰等精神性之間的完美的平衡。我覺得這些思想都是非常重要的理論的成果,也是被實踐所證明的。我們知道馬克思早就指出,社會生活中存在著兩種生產力,這就是物質方面的生產力和精神方面的生產力,在我們世紀之交以來,全球的文化與發展觀念,產生了重大的轉變,長期以來,國際國內社會確實常常是把我們這個世界最主導的看成是經濟的力量,GDP的發展、物質力量的發展。

高占祥同志說,我決意寫這本書的根本原因,是感到在經濟高速發展的時代,文化被忽視了。我覺得他特別談到,這樣一種世界性的變化是一種世界性的流行病,這是非常深刻的見解。世紀之交以來,整個世界都在重新看待這一問題,全球文化與發展的觀念在發生著重大變化,世界經濟的一體化、全球化,高新科學技術與文化的發展,是我們重新來探討文化與發展之間的關系,所以,我們知道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上一世紀末到現在,組織了文化與發展這樣一個世界與發展委員會。在這樣一個委員會中,特別提出了一系列的觀念,他們特別談到,我們創造的多樣性,是文化,在人類發展中必須看到它極其重要的作用,而過去我們認為的那種脫離人、脫離文化背景的發展,那是一種沒有靈魂的發展,經濟的發展,要轉過來,要看一個民族的文化乃至文明發展的一部分,而長期以來,我們認為經濟發展就等于經濟的觀念,發生了重大的變化。

所以,文化盡管有的時候還可以作為發展的手段,它最終不能降到只作為經濟發展的手段和服從這樣一個次要的地位,發展不僅包含經濟的發展,更要包含文化的發展,因為發展是一種對個人和集體產生強大的思想和精神影響的現象,包括經濟科技的發展,應當把它歸為一個民族文化的組成部分之中。尤其是在98年聯合國科教文組織的文化促進政策發展行動計劃的草案中提出,發展是什么?發展可以最終以文化的概念來定義,文化的繁榮應當是我們發展的最高目標,而文化的創造力,是人類進步的源泉,文化的多樣性是人類最寶貴的財富,對發展是至關重要的。我覺得這一切思想,可以證明我們高部長和池田先生正是在這樣一個世界潮流的轉變之中,作為一個最先的開拓者,作為一個推動者而出現的。

第二個想法,我想談談我們進入的一個文化大交流的時代,我的這本書中看到了文化大交流這樣一個最重要的命題,高占祥同志指出,要以開放的態度、平等對待各種不同的文化,池田先生也在意全世界致力于推動交流與對話,他們是文化大交流時代的勇敢開拓者,中日文化交流的先行者和人類文化價值的執著的堅守者。池田先生指出,不同文化間的相互接觸,相互尊敬、相互合作,相互學習,是對人類十分有益的,那么新世紀人類進入了一個文化大交流的時代,從文化大交流的理論來探討,我想說有四個方面,可以印證這一個大交流時代的主題思想:

第一,文化大交流的時代,是對話交往、交流的時代,這種對話已經上升為一種哲學,叫做對話主義,這種對話始終保持著多樣化的、多深度的特征,這種對話主義的基點,在于肯定、承認當代各不同范式話語都存在著它的合理性和必要性,正因為每一話語具有自身切入文化或理解文化的獨特的視角和框架,因而,才具有深入理解對象、把握對象的部分真理性和片面的深刻性。所以我們對話主義的基本精神,表現為兩種聲音的相會,而不是一種聲音的對白,是相互平等的對話交流而不是一方吃掉另一方。#p#分頁標題#e#

第二,當代對話主義表現為以文化交流與綜合為特征的全面對話,所謂全面對話是指人類社會對話的根本性,它是一種無所不在的現象,浸透著人類的語言,浸透著人類生活的一切蘊含著意義的事務,所以我國文化的交流,上升到對話的哲學高度,有著它深刻的哲學的背景。

第三,文化主義又表現為歷史轉折時期,人類自身思維的內在沖突與存在的對話,人類在所有對話中的理解、語言、歷史乃至整體個人的存在,實際上都是在不斷的發展中,都是未完成的。所以傳統的終極真理的絕對觀以及由此產生的兩級對立,非此即彼的獨白式思維,與對話主義有著深刻的本質上的不同,這是我今天特別談到對話所具有的非常重要的這種力量,展示了人類精神世界的無比豐富性和人類存在的深刻危機。

第四,我認為這種上升為哲學的對話主義,作為一種過程,有體現著人類精神視野的不斷生活,從當代社會生活和文化實踐來看,文化對話主義包含著哲學上的一個重大理念,叫做文化堅信。這就是講不同文化間的精神交往,文化對話主義表現為審美交流和其他文化內容交流的可傳世、可互換、可再創造的這樣一種特征。

說到這里,我在這里讀到了高先生的詩作,高先生說“平生意氣付毫端,欲遣龍蛇上九天”。在這里我們也讀到池田先生的詩句,“你們是東方的黎明之光,照亮我們的記憶深處”。他對青年講的,也是對世界講的。閱讀這睿智哲人的對話,心靈將燃起心靈的火花。于是我們在這里回首,于是在我們這里思索,于是我們在這里展望,“晴空一鶴排云上,便引詩情到碧霄!

謝謝!



2012年梅西总进球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