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許嘉璐文論--許嘉璐——企業在考慮自己問題時要放眼世界


許嘉璐——企業在考慮自己問題時要放眼世界
來源:文促會 時間:2014-02-18

 


許嘉璐名譽主席作總結發言

各位專家、各位企業家、各位朋友:

今天聽了十位的高見之后我很感慨?偨Y不好講。因為我既不是企業家,也不是專門研究企業文化的。我就談談各位所講的內容引發我的一些想法,也可能有小小的補充,這些補充的部分向各位請教。

參加關于“中華文化與企業經營”問題的討論,我已經不記得在大陸有多少次了。這一次不同的是海峽兩岸的學者和企業家匯聚一堂。從這點來說,我們舉行這個對話的環境是什么?實際上海峽兩岸的學者和企業家所共同感受到的,所憂心的東西,就是我們中華民族的危機。這種危機在我大中華是具有普遍性的。換句話說,在今天的地球上,聯合國197個成員國,可以說沒有一個國家幸免。這些危機所表現的,就是今天十位講者所提到的環境惡化、資源即將枯竭、價值觀紊亂——用咱們古話說人心不古、社會矛盾凸顯、收入差距拉大、不公平等等,帶有極大的普世性。

因而,可以說,我們論壇的意義已經超出了海峽兩岸,特別是海峽兩岸企業的范圍。為什么要談到這一點?我希望,海峽兩岸的學人和商人,這個商人沒有貶義,在考慮自己企業所處的區域問題的時候要放眼世界。只有認識問題的普遍性,才能更深刻地把握自己的特殊性;認識了共性與個性,才能找到解決辦法。包括各位學者所說的用中華文化來解決我們的困境。為什么具有普遍性?我想有兩大因素:一是經濟全球化,二是現代科技的高速,甚至可以說超速發展。隨著經濟全球化,隨著現代科技的高速發展,一百多年來通過各種方式,我們不斷主動或被動接受的西方思維、西方倫理,已經滲透到我們民族的角角落落。

杜維明先生早上的發言已經很深刻地提到這個。這就是基于希伯來文化系列的宗教信仰,所培養的二元對立思維。杜先生舉了幾個二元對立的現象,其實在商場上的二元對立,就是經營者與顧客之間的對立,就是競爭伙伴之間的對立。所謂二元對立就是非此即彼,非白即黑,有我就沒你。用這個來看看當今世界的戰爭幾乎都是如此,具體到個人就是靈與肉的對立。我可以自稱是佛教徒,甚至受過戒;但是我的靈擁有各種欲望,我可以滿足欲望,為所欲為。我們常說的,滿口人文道德,一肚子男盜女娼,就成為并不稀奇的現象。

二元對立無所不在,包括我們生病以后所采取的治療方法。    比如西醫,西醫當然有獨到之處是需要用的,基本上就是對抗療法。你有這種菌,我就用一種能殺滅這種菌的藥給你治療。這種菌沒有了,高溫退下;但是留下再生另外一種病的潛在危險。當另外一種病出來之后,我再用對抗療法——這就是咱們俗話說的“按下了葫蘆浮起了瓢”。而中醫是整體論、和諧論、有機論,扶正祛邪,調動你自身的有生力量,頭疼我可能醫你的腳,牙疼我治你的手。
回到人文這個層面,二元對立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有很多,不一一列舉。李克明老師下午也說了這方面的意思。實際上人類的危險不是今日事,很多前輩學者早已向我們發出了警告。例如中國的梁啟超、孫中山先生,在他們的論著里早就預告。西方當代至少有德國的哲學家斯賓格勒,他的《西方的沒落》到現在正式發表一百年。接下來就是英國著名歷史學家湯恩比。他作為史學家,洞察人類歷史,洞察中華文化的歷史,也向世界發出了警告。這就是哪位教授提到的,中華文化的可貴性。再比如,幾年前去世的法國哲學家雅克·德里達。他要把二百多年來西方的傳統文化解構;因為二百多年的歷史證明,西方的基本理念有的被異化,有的本身就不符合客觀規律,但不包括自由、平等等概念。
在這樣一個世界性危機的大環境里,為什么我們談企業的問題?
首先,如很多講者所說的,經濟是社會的基礎,而兩岸的企業都面臨著一個如何做大做久的問題,用臺灣的話叫永續發展,大陸的話說可持續發展;換句話說,中華文化對于現在兩岸的企業具有切身的利害。

第二,企業是現代社會的中堅。我們不能倒退回去。倒退回去民生怎么辦?就業怎么辦?國力怎么辦?不僅僅是中堅,而且是社會的機樞——它是軸,整個社會圍著你轉;同時,它還是最敏銳感受到文化作用的領域,或者說文化的沖突在企業身上表現得最為顯然、尖銳。

第三,企業其實是社會學所說的一種新型社區,包括連鎖企業、跨國的企業。在我看來,要弘揚一種文化,維護一種文化,不外乎在三個領域里集中體現就可以了:第一是教育系統;第二是社區,包括居民社區、學校、兵營。第三是宗教系統。當前,大陸面臨振興自己文化的問題;臺灣也有一個維護自己文化、道統和文脈的問題。這點臺灣教育系統做得很好,雖然也有問題;宗教做得好,社區也非常好。這三點大陸都有相當差距?上驳氖墙陙,兩岸各自都有很多關于討論企業建設、企業永續發展、企業與儒家文化關系等等論壇,形成了多家、多元、多層次的交流。

那么,大家談中華文化,中華文化是我們民族的文化,中華文化在哪里呢?有的朋友說,都在你們教授那里,在大學里、研究所里;有的說,兩岸的故宮博物院就是文化,兩岸的舞臺是文化——這些都不錯。我有一個看法請教于各位:當一種文化形態或者品種,只存在于博物館、展覽館的時候這種文化形態已經死亡;如果一個文化形態只停留在舞臺、屏幕上的時候,這種文化品種也已經死亡;當一種文化理念只存在于教授的書齋里、講臺上和他們的著作中的時候,這種文化理念已經成為古籍。只有當文化存在于街道上、社區里、家庭中和人們心頭上的時候,它才是活的。因此,我們談文化,既要坐而論道,更要奮起行之;因為中華文化它的主干儒家文化,本身就不是一個理論體系,而是實踐的學問。

就這一點,在教育、社區和宗教方面,在弘揚中華文化、保存中華文化上,我作為大陸人要說:大陸的朋友們一定要深入、謙虛、長久地向臺灣朋友學習。我舉幾個例子。大陸的朋友有的來臺好幾次。你們注意到沒有,整個臺北市區街上沒有一個垃圾筒,但是街上包括人行道沒有垃圾。臺灣人,包括南部東部的,不管是農民還是居民到臺北,自己身上都帶著垃圾袋,喝飲料、吃什么小食品都無需找垃圾筒。北京何時能做到?至今北京市連垃圾分類還沒做到呢?!再比如臺灣的志工文化。臺灣2300萬人,其中志工,長期做的志工,真正的志工,不取分毫報酬,自帶礦泉水,自帶面包,據說有200多萬。志工無處不在。這是一種什么文化?垃圾完全自己處理,帶回家去分類再交給收集工人。這是一種深刻的環保意識。環保是什么?環保就是人與天的關系。志工文化是什么?就是一種大愛。

前天,我和一個酒店的女工聊天。她很坦率地告訴我她家庭的情況。說了很多夫妻應該怎么相處,公婆與兒媳怎么相處,和嫂子怎么相處,非常和諧。我說,你加班加到晚上11點多回去,你的小孩子怎么辦?她說,我先生把他領回來,婆婆給他洗澡,然后哄他睡覺。我先生理解我。我說,你很忙的。她說,是啊,但我生活非?鞓;就是有一個遺憾,我不能給我生活圈子之外的人做什么貢獻。我說,那是大愛!想想,我一個七十多歲的人,當一個臺灣普通女工給我說這番話的時候,會有什么樣的感觸?

再比如彼此互信。我建議大陸的朋友,晚上你上街去吃點小吃,或者到小店買點東西,故意刁難刁難店員。一樣東西讓他拿出十件來反復觀察,最后說不要了,你看他怎么對待?對比一下我們北京的商販就知道了。大陸人多,學者多,企業多,我們開類似的會議可以十倍于臺灣,我們學者的論著可以十倍于臺灣;但這不是真正的文化。文化是一種生活方式。這里面有很大的不同,我再重復一遍,臺灣教育系統一貫注重倫理經典學習,雖然也有所削弱。剛才有人提出臺海之間的差別,其中很大的差別,就是臺灣的企業家從小學讀到國中,國中完了讀高中,他基本上看文言文沒問題了,而且讀了很多很多的經典。我們的大學生、企業家沒有經過這個訓練。半代的企業家所讀的是毛主席語錄。幼功很重要。這就是差別之一。因為自己有中華文化的熏陶和底蘊,所以思考問題更深刻;再加上有留學經歷,臺灣比大陸開放早,國際交往更加頻繁,他們有世界的視野——這就不一樣了。

這里我介紹自己的一個小故事。去年11月,我到聯合國總部,出席與聯合國合作舉辦的紐約“尼山論壇”。和我對話的是大華府的樞機主教,八十多歲了。我們談的是基督教與儒家可以對話,也應該對話;并在對話中找到共同點。取得共識后對話結束。他很高興,我也很高興。我起來收拾東西時突然靈機一動:就對當時的主持人說:請你過來看看我的背后有沒有頭屑。主持人過來看了看說:許先生,沒有,很干凈。這時候,我對著會場,也對著大主教說:這件事情證明,世界上最智慧的人也看不到自己的背后。當時在紐約,大家給了我掌聲。這說明什么?那就是在學習、保護和弘揚我們祖先留下的文化遺產的時候,一定要看看朋友們怎么看我們。他們的看法有時候帶有挑戰性,那絕不是一種敵意,他就這么看;而這種看法對我們可能有很大的啟發。例如近年在國內的,包括臺灣的儒家文化研究當中,更注重并討論最多的是儒家文化中最內涵的東西,這就是仁、仁的思想。但是,這偏偏是美國學者提出來的。中國儒家的禮至關重要。國內也有談禮的;可是談得深刻,把儒家的禮提那個高度,消除了一百多年來世界,包括中國人自己對于禮教的誤解,應該說國外做得更好好。

在這種語境下,學者應該做什么?企業家應該做什么?我們并不是要重新建立中國的價值體系,不是重新研討中國人的行而上觀念,也不是去教導億萬民眾和企業員工如何弘揚中華文化。誠如劉教授剛才所講,中華文化已經沉淀在中華民族所有成員的血液中,它已經成為中華民族的基因;只是由于全球化、現代科技、一個“錢”字、一個“欲”字,就把這些給掩蓋了,蒙蔽了。我們的任務是:理論家和企業家聯起手來,喚醒民眾,把他們心底的、家里的、街道上的那些仁善之心點撥出來。

這里面有一個逆向運動,就是學者往往從孔夫子算起,從生活的實踐中歸納出人類應有的倫理;后來的儒家又把這種倫理上升到行而上。也就是說這也是天理,進入到哲學。

大陸的企業家經過三十年的改革開放,二十多年的創業,從自己的實踐中感覺到了什么問題?現在他們也開始上升到倫理的層面去認識。我希望越來越多的企業家,從倫理的層面再提升到行而上去理解,這樣你個人倫理觀點會更加堅定,更有理論依據。話說回來,大陸加上臺灣同胞是十三億八千萬人,真正能理解哲學的,進入到行而上思維的能有多少?所以,學者和企業家聯起手,把自己理解的行而上的東西降到倫理層面,還不夠,還應該降到學校、社區、街道上、,商店、大排擋里及你我他心里面。用最通俗的話,背后則是最深的道理來進行弘揚。在這個過程中臺海還是有差異的。從某種意義上說,臺灣朋友更多力量是用在恢復和維護;而大陸重點應該是重建,因而大陸更為艱難。
從生活的感受提升到生活的倫理,再提升到哲學,再從哲學向下降到倫理,再用最通俗的話進入到生活,其實核心,就是劉教授所說的司馬遷的話:“通古今之變,究天人之際”。至少在今天我們討論的題目里,所謂“通古今之變”,就是把古人經過萬年所積累總結的那些倫理和今天的現實結合,當然不能照抄,古今有變,但是通的。所謂“究天人之際”,就是不要只停留在生活的層面,應該考慮到宇宙的規律,大自然的規律,人類社會發展的規律。其實,中華文化中那些最寶貴的東西,正是符合大自然規律的,符合社會發展規律的,符合人心規律的,也最適合人類的生存和發展。這是天搖地動都不可轉移的。只有這樣,中華民族才能永續發展,中華文化才能永續發展,中國的企業,中國的經濟才能永續發展。

以上可能有很多謬見,懇求各位還有錢董事長多多指教。謝謝!



2012年梅西总进球数